收纳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收纳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信托继续偏爱基建地产提高担保物门槛加强风控

发布时间:2020-03-26 12:34:38 阅读: 来源:收纳盒厂家

[导读]虽然地方融资平台和房地产的风险越来越让市场警惕,但多家信托公司下半年的投资策略仍不改以往对基础建设、房地产开发项目领域的偏爱,将此两项列为投资重点。

经济观察报(微博) 记者 朱熹妍 虽然地方融资平台和房地产的风险越来越让市场警惕,但是经济观察报记者却了解到,在近日多家信托公司召开的年中工作会议上,下半年的投资策略仍不改以往对基础建设、房地产开发项目领域的偏爱,将此两项列为投资重点。

虽然这与信托公司近两年的业务思路大致相同,但却是中国信托在目前产业环境下的两难抉择——在偏爱依旧之下,对业务经理的具体指导政策中,提高投资对象的门槛,加大对担保物的审查成为加强风控的重点。

无奈的坚持

刘丰是北京一家中型信托公司的业务经理。在他接下来两个月的出差计划中,待考察的项目中有一半以上属于基建和房地产项目。与往年相比,这个两块业务的比例不降反生。“因为项目收益预期、担保物估值方面的优势,这两项的通过率也比较高。”他表示,一般工商业承担不起年化15%以上的成本、艺术品等创新类信托更是非主流,上报了基本等于白报。

他所在的信托公司资产接近千亿规模,上半年保持了40%增长。与大多信托公司相同,房地产、基础建设、股权质押类项目以及与银行合作的通道业务成为他所在公司的主要业务构成。

虽然从去年开始,唱空的声音就开始随着信托业规模屡上新台阶而逐渐高涨,但在刚刚过去的2013年上半年里,信托业的日子仍然相对好过。多家涉及信托资产的上市公司中报也十分靓丽。

其中,陕国投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总收入3.58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加74.5%,营业利润2.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5亿元,同比增长高达80.35%;据经纬纺机中报披露其子公司中融国际信托上半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6.26亿元,同比增长超过58%,营业利润 14.4亿元,同比增长60.21%,税后利润10.9亿元,同比增长62.4%;此外,爱建股份为其母公司贡献的净利润为1.09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超过50%,其下属子公司上海爱建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经营业绩增长,是其预增的主要原因。

信托公司如此的业绩增长并非没有隐忧。7月中旬,五矿信托、百瑞信托、江苏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密集召开年中会议,很多管理层对下半年的形势都表现出担忧。

首先,是6月“钱荒”留下了后遗症。在监管部门的敦促下,商业银行将加速推进去杠杆化进程,银行同业资金及理财资金对权益类产品的配置将有所下降,同时过桥资金成本上升将导致部分项目兑付出现流动性风险。

券商多项“新业务”的开展,也带来了最直接竞争。券商通道业务开展以来,已经导致信托业类似业务费用飞速下降。自6月24日券商股权回购业务开闸以至7月16日,已有47家券商的股权质押回购业务获得了交易所的批准,此间市场上发生的171笔股权质押业务中,有61笔由券商操刀,占比超过三成。江苏信托董事长黄东峰年中会上直言,券商资管规模快速上升,来势凶猛,而券商的研发能力、客户优势和机制优势等都将逐步显现。

近期,房地产再融资政策调整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这也成为信托担心的理由。“这可能会分走信托一部分房地产的客户,因为无论是上市还是发债,成本都比信托要低。”在年中会议上,一位信托业高管声称,必须抓紧推进资质好的房地产项目,赶在挤出效应显现前抢占业务。

风控两难

刘丰最近感到很心烦,因为公司高管们提出要求令他,“一边是抢业务,一边又要加强风控”。

已有多位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的地方债与房地产已危如累卵。信托业似乎也并未完全否认,风险控制也再次成为年中会议的另一重要议题。五矿信托董事长任珠峰在年中会上,特意强调了风控合规,要求公司在当前严峻复杂的市场环境下,进一步做好风险把控,细化基础管理,找准下一步发展模式和发展方向。

对于大多数信托公司来说,坚持高风险偏好却又显得无奈。“目前,市场上只剩这两样项目可以做了。不过业务范围在扩大,可以在产业链上做创新,一些转型也在开展。另外,提高项目层次,与省市级城投合作,不做区县市;房地产方面,只和全国50强交易。”一位地处中西部的信托公司风控官表示。

为了保证持平甚至增长,信托必须持续寻找能够需要融资、能够承受年化15%左右利率,又有说服力的担保物的项目,房地产与基础建设无疑是最适合的。中国信托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信托资金对政府主导的基础产业配置比例为25.78%,比去年一季度末21.85%的配置比例同比提高3.93个百分点。而在钱紧的6月,房地产信托发行却逆势走高,项目数与规模方面都有所增加。

不过,另一方面屡屡出现兑付危机的信托业,也不得不加强风险控制。特别是6月钱紧风波后,一大涟漪效应便是融资成本将会持续走高。巴克莱银行发布的报告预测,地方政府、中小企业和开发商将受到波及,预计融资成本将上升,风险大的借款者获得贷款的机会将减少。这会造成公司“借新还旧”的链条因为成本走高而断裂。

两难之下,信托的决策是继续在高危路上前行,不过在具体操作上,提高对担保物的要求显得更为现实。相对于地方政府高官的承诺,一些实质性的资产抵押更为有说服力,其中,“干净的”土地使用权或房地产项目抵押最容易从合规部门过关。

同时,对近期发行的多款产品中,记者也发现,多地地方政府财政仍在为信托产品变相担保:将清偿债务款纳入财政预算,安排专项偿债资金;出具确认函承诺财政专款预算到期回购等成为规避463文(去年年末财政部等4部门发布的463号文规定,地方各级政府及所属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要继续严格按照《担保法》等有关法律法规规定,不得出具担保函、承诺函、安慰函等直接或变相担保协议)的常用手段。“相比企业提供的产业规模和销售数据,政府提供的财政和土地仍然是最可信的。”刘丰说这便是信托业增长与风控的无奈。

山东输卵管积水这个病治疗起来贵不贵

白癜风扩散性是那种因素导致的

武汉附睾炎是怎么引起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