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收纳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安倍三支箭存在先天缺陷

发布时间:2021-01-21 16:46:32 阅读: 来源:收纳盒厂家

安倍“三支箭”存在先天缺陷

安倍内阁在6月5日公布了万众瞩目的成长战略,提出了国民收入增长目标以及设立国家战略特区诸多改革措施。安倍经济学所谓的 “三支箭”全部亮相,但当日股市以大跌回应,其后也不见起色。年初来极为光鲜的安倍经济学似乎瞬间失去了光彩。国内不少朋友对此大惑不解,他们认为日本领导人所展示的改革决心比中国还要强烈,市场的反应看起来有些过激,投资者是否过于着急?   仅仅用几个月的股价波动来衡量一个国家的经济成长战略是否恰当本身的确值得推敲,如果安倍经济学不应该因为过去几个月的股价高涨就备受推崇的话,那么也不应该因为短短数周的股价调整就被嗤之以鼻。但抛开各种技术性论点去讨论市场气氛的变化,仅就安倍的政策内容来看,的确存在很多被人诟病的地方。就日本国内而言,一直以来对改革的期待主要有三种诉求:   (1) 普通民众:通缩固然不好,但通胀也不感冒(等于说民众对工资上涨不抱期望);   (2) 日本企业期待的改革:降低税负,以提升国际竞争力;   (3) 舆论、知识界和海外投资者:通过在医疗,养老金,税制等方面的根本性改革,提高潜在成长率,逐步改善恶劣的财政状况。   因此,安倍经济学到目前为止只在促进日元贬值上有所斩获,其他层面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日本国内的舆论对安倍发布的改革方案与外界感受就相差甚远。经济思想上推崇自由竞争的报纸批评安倍罗列了一堆远大目标,但没有给出实现目标的有效路径和措施,对企业的诉求没有大胆的回应。而怀疑市场万能的左翼报章则批评改革方案一如既往的削弱社会保障,搞公共投资的老路,并一味的迎合大企业。市场参与者的反应更为直观:整体缺乏新意,内容和结构比较松散不够简洁,所以期望越高,失望也越大。   笔者认为多数股市投资者的看法实际上价值不大。主要原因是笔者理解此轮股市上涨的驱动原因原本就不是出自对安倍经济学的信任和期待。从东京证券交易所公布的主板交易数据来看,随着日元贬值预期的升温,自去年10月以后,海外投资者到5月24日的每一周几乎都是净买入,而日本国内投资者一直处于净卖出的状况,特别是今年4月个人投资者更是远远超过了国内机构投资者的金额,这反映了日本人自身就对安倍改革和股价的关系所持的态度。   是否真如海外各大金融类媒体报道的那样,安倍经济学吸引了全球资金呢?笔者认为多少有对安倍领导能力的期许,但今年3月以来更多应该是出自被动而不得不买入日股造成的。因为大量的投机资金一面压低日元汇率,一面疯狂买入日本股票给很多国际投资者带来很大的麻烦,毕竟日股在全球股市中的份额不低,各种基金长期低配日股,遇到今年这样的大幅上涨,很少有基金经理还能静下心来等候其暴跌回去。所以本轮股市在根本上就是日元贬值预期下的流动性驱动牛市。但糟糕的是,日本很不走运的赶上了市场对美国利率预测的变化,日元下跌和日股上升的基本前提开始动摇,出现调整原本不算意外。   抛开市场情绪变化等表面现象,那么,怎样的改革措施才能满足日本国民和企业的期待呢?比如日本企业长期以法人税率远超其他国家为由要求政府减税,但媒体和政界一直对此不为所动。舆论反而认为,日本国内目前在财务上最有余地应付增税的恰恰是那些要求减税的大企业,他们一般都握有大量手头现金,而不愿投资,在本轮股市上涨前很多股票的市值甚至低于其账面现金,但代表其利益的日本经团联却要求降低10%左右的税率。   但多年来更有不少人士或者税务专家也对大企业的减税诉求表示怀疑,因为这些年来,海内外接二连三的金融危机和日本政府财政刺激政策已经导致包括丰田,本田等知名企业的实效税率非常低。由民间团体计算,因为新技术开发的税务减免,经济危机的财政出动等原因,日本企业的实效法人税率40%出头,比美国要低,和法国德国比没有高到10%,而且业绩不振的索尼才12%,利润排名前100位的企业的平均法人税率在33%左右。   但日本企业的确因为养老金、医疗保险以及员工福利承受比海外企业更严峻的压力。实际上这个矛盾无法在现有政策和法律框架下由企业和员工去单独解决。但日本政府因为经济危机不断透支财政,财源不足的情况很严重,这种情况下如何调整三方利益?结论就是肯定要牺牲一方甚至两方,不然就是日本整体潜在成长率的逐步下降。企业把资金滞留有潜力的海外市场进行投资,甚至以汇率损失出现账面损失为由合理避税。但大刀阔斧的改革如果是以欧美那种失业率或者非正式雇用形态的大量普及来牺牲劳动者的家庭收入,或增添其医疗及年金负担来实现,带来政治层面的不稳定又是显而易见的。   企业抱怨负担重,民众期望保证生活稳定,日本政府从前者收不够税,但又要讨好日益老龄化的后者以换取选票,改革首先要理清头绪是显而易见的。当年小泉很懂得这个大众心理,用一句“三方一两损”的俗话来缓解这个矛盾,即大家顾全大局各让一步。在这基础上提出,改革必然伴随苦痛,同时制造出一群反改革的抵抗势力作为镜子,换取民众对改革的支持。   当前安倍的政策却更想面面俱到,至少在7月大选前谁也不得罪。但是外界也看到了,市场反应的负面信息显然影响到安倍的情绪,马上有阁僚出来解释今后可以考虑法人税减负问题。这个问题已经摆在那里多年,谁都不愿意真正触及,但都知道谁也避不开这个难题。这种三难境地不见得能概括所有层面,但这个基本架构的确能说明日本结构改革为什么知易行难。   安倍推出积极的货币政策,财政刺激,成长战略这三个措施被称为“三支箭”,在日语里并非是指三箭齐发或者是三部曲。它出自一个典故:古代以山口县和广岛县一带为势力范围的毛利元就用三支箭合在一起难以折断为例来教育后人要团结。这里重要的不是这个故事是否抄袭了成吉思汗,而是安倍的三箭政策实际上因为脆弱的财政基础先天就支离破碎,并非一体化的改革方案。日本政府,企业,民众这三支箭合在一起形成共识才能真正改变日本。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