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收纳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放开特许经营权或解打车难

发布时间:2020-10-17 02:40:08 阅读: 来源:收纳盒厂家

放开特许经营权或解打车难

5月23日,北京市发改委将就北京出租车调价方案召开听证会,方案涉及出租车起步价、里程价和燃油附加费三部分。两种调价方案均涉及涨价,只是涨幅略有不同。  打车难的问题在北京日益严重。谈及打车现状,不少市民表示都有这样的经历:某些地段很难打到车;早晚高峰大量出租车停运;黑车四处招揽生意,很多正规出租车却停在路边休息;某些空车必须事先问清楚乘客要去的方向、地点才决定是否载客;拨打96103、96109等叫车电话的成功率不高等。  城市道路拥挤无疑是造成打车难的一大原因。另一方面,近年来出租车司机月支出成本不断上涨也使得司机上路运营的积极性大大降低。除了不断上调的油价之外,每个月需交给出租车公司的“份子钱”更是令司机们倍感压力。司机有活不愿拉,乘客有车打不着的困境长期未能得到改善。  谈到此次出租车涨价的原因,北京市交通委主任刘小明曾表示,涨价主要目的是缓解打车难以及油价上升造成的出租车运营成本增加的问题。据了解,北京出租车租价已有7年没有调整过,曾与北京出租车起步价基本相当的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都已经做了一到两次调价。  然而,市民们普遍关注的问题是:涨了价,就能真正缓解打车难吗?将涨价的成本全部加到消费者头上又是否合理?涨价对出租车司机收益影响几何?  涨价能否改善司机收入?  对于此次涨价,发改委强调,调价收益将全归驾驶员,鼓励驾驶员通过上路运营实现收入合理增长。据媒体测算,两套涨价方案可分别使司机增收1400元、2300元左右。  调价旨在增加司机收入,但不少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出租车司机却表示对调价“不敢抱太大期望”。司机们普遍表示,如果调价后增加的收入真正落实到他们手上,的确会提高出车积极性,但多数司机对提价后会不会涨“份子钱”表示担忧。  “打车费这么多年没涨,而物价一直在涨。若再不涨价,真就没人干了。”北京某出租汽车公司司机陈先生对本报记者表示,涨价后司机们的收入肯定会有所改善,不过,他最担心的还是提价后公司是否会暗涨“份子钱”。“如果涨价后政府燃油补贴和乘客负担的燃油附加费将被取消,相当于变相的增加了‘份子钱’,那还不如不涨。”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胡迟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以往经验来看,发改委的这次涨价是否能达到令司机收入增长的愿景,仍有待时间去检验。目前大家觉得出租车公司利润较高,而从之前某出租车公司公布的成本清单来看,出租车公司的利润似乎并不高。在这种情况下,各出租车公司更应该公开自己真实的收入清单。  “内地出租车价格已经很高了,倒不是司机能多挣多少钱,而是政府和承包商等利益集团的管理费太贵。”消费者张女士认为,“要想解决打车难,政府和既得利益者应当把费用降下来。”  “应该从份子钱上改善,而不是让消费者来买单。”张女士推测,“涨价后,三公里以内的客人,可能在涨价之后不再选择打车。更多人也可能会选择黑车。”与张女士一样,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大多数消费者认为,不该拿消费者开刀,更应该从“份子钱”方面着手改善出租车司机的收入问题。  单靠调价难以解决打车难困境  近日在某知名网站推出的“出租车涨价是否能治打车难”的问卷调查中,72.49%的投票者认为,出租车运营价格上涨基本不能解决打车难的问题,且对消费者只有坏处没有好处。63.76%的投票者认为,减少或去除出租车数量管制,降低“份子钱”,才是根治打车难最重要的办法。  胡迟认为,由于调价对管理者来说是最容易的举措,因此解决问题的方法每次都落在调价上,并最终由消费者来买单。  “不应单靠调价来解决打车难的困境。一味地拿消费者开刀好像是政府习惯性思维,从很多方面的实践来看效果也并不好,民众也颇有怨言。”胡迟认为,既然原因是多方面的,就应该有一个系统的、从各方面入手的解决方案。  胡迟表示,出租车有一定的公共交通性质,因此并不能完全市场化。“既然出租车的运行由政府管制,那么成本上升之后不能完全交由市场来决定,出租车公司应该拿出一个成本上升的数据,这个数据要能够经得起检验、审计,使民众信服。然后再由政府、出租车公司、司机、消费者来共同承担成本的上升。”  针对此次并不被大多数人看好的调价,中央财经大学中国发展与改革研究院院长邹东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涨价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抑制消费者的打车需求。但目前仍很难判断这次改革的设计是否合理,“这是一个试行和磨合的过程”。  邹东涛认为,除了调价以外,政府还应采取其他综合性的措施。“像欧洲许多国家,出租车不是流动的,就在某些地方‘卧车’。目前北京也推出了在不同的地方实行定点用车,这个方法值得提倡。”邹东涛说。  他说,尽管目前很难判断出租车行业的改革设计是否合理,“但不管怎样,改革方案一定要先推出来试行一段时间之后,根据大家反馈意见,再不断地微调。”他认为,要实现运行方式试行和经济试行的对接。“只有让出租车司机和乘客双方都满意,这些政策才能长期坚持下来。政府应当在舆论上、媒体上和公众对话,及时反馈建议,不断磨合,达不到最优,起码达到次优。”  逐步放松管制是出租车行业改革的方向  “未来出租车行业改革的出路是放开特许经营权。”胡迟表示,政府应取消牌照资源的管制,适当放开行业进入门槛,允许国有的、民营的、个体的出租车运营公司进入这个领域,让想从事出租车行业的人自由进出,通过市场竞争实现优胜劣汰,政府只需做好市场总规模和总容量控制和监管工作即可。而据记者了解,在当前不再发放新的营运许可证的情况下,拥有营运许可证的公司和个体户便成为稀缺资源,这在某种程度上也给了某些政府部门、某些官员设租、寻租的机会。  “北京的出租车已经好多年没有增加了,城市变化这么快,需求也在增加,公共汽车增加了,地铁修了那么多,相应的出租车也应该放宽。”胡迟表示,虽然此次调价势在必行,但未来出租车行业的改革方向应是在政府可控的情况下逐步放松牌照资源的管制。

ib课程是什么

英国alevel是什么

alevel课程补习

alevel网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