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收纳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之近水含烟情愁-【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17:16 阅读: 来源:收纳盒厂家

莫含烟见龙轻灵,一袭鹅黄羽纱轻袅如烟,明眸皓齿间光艳照人。头梳追星逐月髻,髻上斜斜地插着支龙形碧玉簪,让龙轻灵越发显得出尘水灵。

忘尤无趣地往软榻上一靠,头枕双臂,凤眼一眯,好笑道:“这么急着赶来,当是来看我的!”

龙轻灵适才觉得自己失礼,见室内摆着大小不一的药鼎,娥眉一拧:“是谁病了?”

莫含烟觉得这女子好生无礼,不跟主人招呼也就罢了,还在这大呼小叫,敢情她跟忘尤的关系不一般。

听龙轻灵这么唤着自己的师父,莫含烟鸡皮疙瘩直起。

见忘尤不说话,龙轻灵心急如焚。

她是龙,嗅觉仅次九尾狐,那药鼎里的药,她一一都能说上名,其中一味是恶龙胆,身为龙,对同类的嗅觉敏感更强。

当初天迦黎去龙族擒拿恶龙,她曾偷偷跟去,可天迦黎却像有意在避她,害得她不得不一路追到这里。

当时天迦黎的状况不太乐观,一身白袍血迹斑斑,有的地方还在不时渗出血水,这让素来纤尘不染的他看起来十分狼狈。

龙轻灵担心的要死,追上去唤他几声,均被他无视。害得她不敢靠近,只好远远地望着他。

见他擒住了恶龙,腕中银刀一挥,瞬间划破恶龙腹部,直取龙胆,之后又急冲冲离去。

她惊心地不得不跟来……

“是我病了!”莫含烟见她咄咄逼人,不由开口道。

龙轻灵适才发现这屋里还有一个人,一个卑微的像尘埃一样的凡人。

她本来还不把莫含烟当回事,如今见她开口,倒觉这凡人有种别样的气场,这气场让她莫名的惊慌,恍若多年前的那个女人带给她的感觉。

龙轻灵朝莫含烟望过来。

见莫含烟身不离榻,看似大病初愈,面色虽恢复了几分血色,但依旧难逃病态。

“你是谁?”

龙轻灵敛眉。

莫含烟对眼前的女人没有半点好感,砸嘴道:“自然是忘尤医神的朋友!”

龙轻灵心知忘尤的脾气。虽医名在外,但他性子傲娇,非一般人不治,除非这人与他交情颇深,才肯伸出贵手。

这姑娘虽是一介凡人,但修为已是地阶七级以上,看似并非池中物,姿色端庄秀丽也算人中极品。

聪姿秀慧,他日定会修得正果,位列上仙之列。

这姑娘或许是忘尤的意中人。此番一想,龙轻灵松了口气。

“不是他就好!”

说时一溜烟地离去。

忘尤望着龙轻灵离去的背影,叹气道:“落花有情,流水无意!这么久,还是放不下!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莫含烟见他一副感概万千,为情所困的,捂嘴笑道:“忘尤神医也有发愁的时候!”

忘尤一怔,有吗?他好似还没尝过这种不生不死的滋味。

这么些年,他可是见怪了别人的爱恨离别,那种要死不活的,看得他眼皮直跳。就是弄不明白,那个“情”字何以让人这么着迷?

敢情有机会他也下界试试,尝尝这情的滋味。(忘尤的故事,会单独列个故事。不知哪个姑娘要倒霉遭殃了!嘿嘿!征求意见中。)

“本神才没那般无聊!”

忘尤不以为然道。说时指尖一弹,一颗药丸迅即飞入莫含烟口中。

那药丸入口即化,苦涩中夹带着微微的血腥,有她熟悉的气息,“师父!”

莫含烟心口蓦然间一抽,张口唤道。

忘尤指尖僵在半空。

为了打消莫含烟的顾虑让她安心养伤,他只能继续瞒她:“放心!你那师父过阵子就会来看你!对了,你会下棋不?反正咱们闲着也是闲着,杀两局如何?”

莫含烟觉得这位神医明显是在引开她的思维,也就不好明说,点头道:“会一点!”

忘尤衣袖一挥,顿时棋布星罗。

看架式,这局棋是之前就摆好的,一直未分出胜负。

莫含烟眸光落在面前的棋盘上。见白子走得极有章法,然杀伤力不足;黑子虽走得随心所欲,但每步都是绝杀,给对方造成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很有阵式,却又不急着将对方杀死,似乎在与对方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盘上的局面,两子已是旗鼓相当,可若在坚持片刻,白子定会全军覆没,被吃得半子不剩。

莫含烟觉得黑子的走法像是师父天迦黎惯有的招式,便拾起一颗黑子放入棋盘。

忘尤没想到,莫含烟气定神闲,倒能走一步看十步,倒像是个下棋内行。

本以为不出一柱烟,他就能将上回天迦黎留下的残局扭转,来个反败为胜。没想到却被莫含烟步步跟进,吃得死死。

忘尤满头是汗,却没丝毫要放弃的意思。

棋逢对手,越挫越勇。他今日算是真正领会了。

这丫头的棋艺比之天迦黎毫不逊色。果然名师出高徒!

最后他还是以一子之差败给莫含烟,这不得不让他对莫含烟另眼相看,叹呼:“孺子可教也!这棋艺可是你师父教的?”

莫含烟摇头:“师父并没教我下棋!我是跟养父学的!”

想起莫丞相,莫含烟心里满满的骄傲。这位养父不但博学多才,而且见多识广。在她很小的时候,棋艺已得莫丞相相传,非常了得。

一局落定,忘尤意犹未尽,拖着莫含烟又下了几局。

莫含烟或许是多年未下,兴致一旦被他激起,也觉手痒,下决心非要让他心服口服不可。

果然后面几局下来,忘尤只险胜一局。这一局还是一子之落,忘尤怀疑是莫含烟有意放水的,不得不对这位后生起了敬畏。

无忧岛上岁月静好,四季如春,时间在这像是停止了。不知不觉莫含烟在岛上已住了半年多。在忘尤的细心照料下,下肢渐渐恢复了知觉。

这日,她试着下榻四处走走。

无忧岛上景色怡人,放眼望去,处处成景,堪比人间帝王的御花园。

这里奇花异草颇多,却都是些百闻难得一见的珍稀草药。

沿着道上的九曲长廊,她一步步往东,来到一座水榭。

那水榭,临水而建,八柱重檐,每根朱红圆柱上,均刻满繁复的神兽和花草图案。琉璃玉瓦相叠,灼灼生辉。越发衬得池水碧绿粼粼,那水榭就同一只豪华画舫般在水中荡漾逐波。

莫含烟在水榭中坐了会,倏尔缓缓站起。望着眼前的碧水,终觉日子越得太安逸,太无聊。她太想天迦黎了,这么久不见他来看她,她心疑,他是不是把她扔在这不管了。

口袋征服私服

我的世界正版

群英天下下载

抱抱兽娘最新版

相关阅读